三月CPI反常跳涨 中国经济下半年风险隐现

北京时间4月11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9年3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中国3月CPI同比上涨2.3%,创5个月新高,也是近四个月来首次重回2%上方。3月PPI同比回升至0.4%,创3个月新高。分析认为,随着食品价格上涨和国际原油价格上扬,中国经济未来可能会面临一定的通胀压力。

温和的通胀有利于经济增长,但恶性通货膨胀导致委内瑞拉民众抢购商品,经济停滞不前(图源:VCG)

受到中国农历春节后农产品及食品价格回落影响,食品CPI环比2019年2月下降0.9%;值得注意的是,3月CPI食品价格同比增速由2月的0.7%反季节跳升至4.1%。

3月CPI小幅回升主要是猪肉价格上涨所致。中国国家统计局城市司处长董雅秀披露,3月猪肉价格上涨5.1%,为同比连降25个月后首次转涨。数据显示,3月的最后一周,16个省市瘦肉型白条猪肉出厂价格同比涨45.9%。事实上,猪肉价格刚刚经历了“猪周期”底部,开始新一轮的周期循环,进入价格上升阶段,随着猪肉价格的不断上涨,未来CPI可能会进一步走高。

3月非食品价格同样小幅回升,增速从2月的1.7%微升至1.8%,但月环比增长受季节性影响从2月的+0.4%下降至-0.2%。

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方面,3月PPI同比上涨0.4%,较前值的0.1%回升,创3个月新高,持平于预期;环比由上月下降0.1%转为上涨0.1%。分行业看,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月环比进一步上升5.6%,而2月上升5%;黑色金属矿采选业价格月环比也上升0.8%。另一方面,企业盈利状况仍然偏弱,部分中下游行业的价格继续走低。具体而言,造纸、化学制品、计算机等价格月环比分别为-0.3%、-0.4%和-0.2%。

市场分析认为,尽管未来通胀面临上行压力,但中国央行不会因为食品价格的短期波动改变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但从外部环境来看,原油市场的不稳定带来的输入性通胀可能产生的压力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指责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为国际恐怖组织,伊朗针锋相对指责美国五角大楼也是恐怖组织,导致市场开始担忧石油的供给,毕竟伊朗也是第二大石油输出国。

从国际形势来看,目前中东本身不稳定因素较多,此前,有了解沙特能源政策的消息人士说,如果美国国会通过一项令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可能面对美国反垄断诉讼的法案,沙特将威胁以非美元货币来出售石油。这也一度引起了原油市场的波动。

从2018年末国际原油价格创下42美元低点以来,原油价格已经反弹了50%。自从进入4月以来,WTI原油价格累计涨幅达5.08%,截至发稿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原油价格在每桶64美元附近;布伦特原油累计涨幅也达到3.97%,并突破每桶70美元大关。2019年一季度,WTI原油价格累积上涨32%;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季度累涨约25%,均创下10年来最高纪录。

一旦原油市场波动,国际油价继续上行,全球都会产生通胀压力。而全球央行应对通胀的常用手段就是收紧货币政策。尽管美联储3月份货币政策温和超出市场预期,但并未偏离正常化路径。美联储只是暂停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以避免过快升息冲击经济和金融市场。

过去的3个月内,非美央行体现出实质性的宽松,印度、埃及、加拿大、丹麦、瑞士等国央行先后实施了降息或降准;欧洲央行也在3月份政策会议上宣布延后加息;日本央行则在3月份政策会议上维持非常规政策框架稳定。另外,韩国央行、新西兰央行也释放出降息信号。而原油价格的上涨带来的通胀压力可能会让美联储和世界各国的央行重新评估收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对于中国央行而言,从历史上看,大幅上行的通胀往往与猪肉价格和油价上行的周期叠加,而目前中国经济刚刚企稳,货币政策以降低市场融资成本,改善企业融资环境为目标,虽然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不会轻易改变,但如果内部外部压力共同作用,持续的通胀压力可能会对货币政策灵活性构成一定制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